首页
  招标中心
招标公告
中标公告
变更公告
站内搜索
关键词:
  
友情链接
 
您当前的位置: > 招标中心 >
友邦保险另一面:疯狂拉人头 基层业务员成炮灰
双击自动滚屏 作者:采集侠   来源:网络整理  阅读: 次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14 22:04 双击自动滚屏

  李勇今年42岁,他穿着衬衣西裤,背着双肩包,游走于肯德基、星巴克这些人群聚集的场所,每天至少要和三个陌生人打交道,见到面善近人的脸孔,就上前搭讪聊天,他将此称之为“随缘”。

  这是他的工作。本月是李勇加入友邦中国的第十七个月。期间他创下过辉煌,八个月拿下MDRT(The Million Dollar Round Table, 简称MDRT,百万圆桌会议),这是全球寿险精英的最高盛会,也是多数寿险营销队伍的心之所向。

  然而,高光之下是日复一日的拓新,李勇现在每天被“随缘”的陌生人拒绝的概率超过50%。

  在这个行业里,大家心知肚明的是,如果无人可见,带来的将是无止境的折磨。“没有见人,意味着没有收入”。李勇低叹,自己到了这个年龄,可选择的行业较少,他从加入之初就想得十分清楚,要拿到自己想要的报酬,同时还要让个人价值得到认可,那就要“忍受自己不喜欢的,才能得到自己喜欢的”。

  在加入友邦前,李勇也折腾过自己喜欢的事情,一腔热血去创业,还当过职业讲师。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些并没有带来他想要的回报。2017年,家人生了一场大病,他的妻子从邻居那里得知友邦保险,李勇开始接触并进入保险行业。

  李勇在友邦的职位是助理经理,手下招了两个小伙伴,业内称之为“拉人头”。而他只有再继续拉进两个“人头”,才能升到经理的位置。除了靠熟人转介绍,他只得日日与人会面,寻找那两个助其高升的“有缘人”。

  在这条路上,李勇并不孤单。3年前,清丰从一家从事农业基因技术的公司辞职加入了友邦,也曾遭遇过招来两人最后却都流失的状况,其中一个是此前做工程的小老板。“他想暴富,老想卖大单,其中谈过一个600万的单子,连我们总监也帮着去谈,但最后还是没谈成,他就心灰意冷了,其实他要想继续做下去也挺容易,本来就挺有钱,自己买几单就是了。可他眼里只有大单子。”

  说这话时,清丰也比较了下自己的收入,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母校做科研助理,月薪3000元。之后两份工作都是在农业基因公司做研究,月收入13000元左右,而她加入友邦第一年拿下了MDRT后拿到税后近30万的收入。

  这些曾有着主流体面工作的高学历人士,谈到投身曾经被视为低端的保险销售行业时,都毫不隐瞒地提到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:赚到钱。

  而他们借以开单的第一桶金,往往就是曾经在学校和职场里积累下的“高端资源”。友邦同样也是看中了他们的“高端资源”以及“学习能力”。这是一场一拍即合的交易,成千上万的前职场精英们投身其中,有的借此获得了掌握上百人的团队、获得千万年薪,更多的人坚持不到半年黯然离去。

  金钱的荣光照耀在金字塔顶端,而塔基之下则是焦虑的大多数。

  “赚钱多、赚钱快”

  2019年7月中旬的一天,雨后的北京并无丝毫凉意,闷热笼罩,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男男女女就像“朝圣者”一般,鱼贯而入东三环某五星级酒店的宴会厅。

  大厅很快座无虚席,掌声笑声涌起。这是友邦保险一场不需要任何通行证的事业说明会。开场已过半小时,依然有人先后进场,后面还站着不少人,年龄在30岁到40岁左右,女性居多。《中国企业家》随机问现场的一些人,如何得知说明会?他们说是通过朋友圈或是熟人推荐。

  为什么会考虑加入友邦?答案无一例外指向“自由、赚钱多、赚钱快”。

  台上演讲者激情澎湃,字字句句不离年纪、职场带来的焦虑感。“如果不早早地为自己的人生规划,那么你的人生所剩的白色格子就不多了。”每一句末尾,演讲者习惯性放缓语调反问,“是不是?”

  台下的人昂起头,高仰着脖子,异口同声挤出来一个字,“是”。

  当大屏幕上出现关于“面对一份事业,我会考虑——我想要什么?收入、地位、时间、成本……”的话题时,台下的人纷纷举起手机,对准大屏幕拍照、录视频,有人还迫不及待地通过微信群或朋友圈分享出去。演讲者调侃道,“谢谢各位‘媒体记者’……”会场后面,有人席地而坐,一本正经记着笔记。

  两小时过去,几乎无人离席,直到演讲者开始分享“夏威夷之旅、拉斯维加斯赌场、迪拜、租飞机”等内容,才有人起身离开。

  类似这样的“友邦中国卓越领袖培养计划”说明会,如同纳新、旨在增援,几乎每周都会举办2到3场。“我如果想增援你的话,一定会想方设法拉近咱们的关系,然后咱俩可以一块去听。”在这场“增援”会上,记者见到了加入友邦两年多的松姗。她以前是一家猎头公司的合伙人,加入友邦后,除了每天“三访(拜访三个人)”,因为原有的职场资源优势,担任经理助理的她还负责大规模的人才增援。

  毕竟猎头出身,在筛选和引荐人才方面,松姗认为友邦和一般企业招聘有着相似的流程环节:专门的人才测评、三轮面试等。对新人的要求是加入前至少要听三场说明会。“说明会是一个双向了解的过程,我们一定是招聘那种想清楚了的人进来。”

  李勇在加入前听了6场说明会,期间他还买了很多关于保险的书诸如《解密友邦》来研究。在职业规划这件事上,他从一开始就想得十分清楚。2018年4月,41岁的他在朋友圈高调官宣加入友邦,即使遭遇到困境,他还是不断说服自己要扛下来,“友邦对进来的人卡得很严,我从未想过自己不会干了,我的后半生寄托在此,我希望有小伙伴进来。”

  对于年过四十的李勇而言,重返职场已经相当困难。网上到处是“职场上40岁以上的员工去哪了?”“职场为什么不要40岁以上的总监?”之类的帖子。而在他看来,做保险,只要坚持下去,从长远来看收入一定是增长的,“产品有续保佣金,行业做的越久,转介绍越多,团队建设机制越好,伙伴越多,收益就更好,没有退休一说。”

  这也是驱动他每天游走在肯德基、星巴克不断游说“有缘人”的动力。人到中年的李勇把后半生寄托于友邦,而刚踏入职场不久的“北漂”年轻人,则将此视为“翻身”的机会。

  出生在农村的雷鸣,留学回国后进了一家数据科技公司,该公司的模式是用科技手段让汽车理赔流程更简单,但做过车险理赔员的雷鸣并不认可这种模式,不到四个月就离职。其后他怀着从事金融业的想法,进入一家私募基金接受了一个星期的培训,在培训期间,该公司不断宣传公司文化,然后让员工都去做销售。雷鸣觉得这与其想从事金融业的初衷不符,很快就离开。偶然间雷鸣从朋友圈看到加入了友邦的朋友们分享的照片,觉得他们的精神面貌正是金融行业应该有的“奋斗激情”。

 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 
   
Copyright (C) 2019 www.dspr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山东华普招标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